[连载] 亲吻三十题

已更(20/30):初吻、日常、片段、ABO 未更(10/30):BE、SM
3 圈子: 网游之奥术至高 CP: 刀陌 角色: 死亡刀锋 王陌 TAGS:
作者
易苏杭 发表于:2017-05-14 14:12:46
易苏杭

(一)
    
初吻主题
    
1.简单粗暴的嘴唇碰撞
12.青涩徘徊的初吻
13.犹如羽毛拂过般不经意的轻吻
17.不确定试探性的吻
27.突如其来的亲吻
    
    
  
1.简单粗暴的嘴唇碰撞
    
  飞羽的线下聚会。
  
  “真无聊,不如我们来玩游戏吧?”
  炎烬主动提出玩国王游戏,月光传说直叫好,在一旁不停附议,游影也跟着起哄。楚轩不会玩想要退出,被身边的人劝了回来,刺天见状也没多说什么,其余人也没有异议。
  众人围着桌坐着,都打算加入到游戏中。
  
  死亡刀锋原本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出神,没留意这边的动静。结果硬是被破晓晨曦拉了过来,莫名其妙抽取了卡牌。
  王陌看到这一幕,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转过身来刚要去抽牌,就发现自己面前已经摆好了一张,抬头看过去,只见炎烬冲他眨了眨眼,然后站起来向大家亮出了手中的牌。
  
  “哈哈,我是国王!”炎烬兴奋地说道,随即把视线投向王陌:“那么,1号……”
  王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伸手翻开自己面前的那张扑克牌,果不其然——黑桃A。
  “唔,和谁呢……”炎烬思考了一下:“随便猜一个,7号吧。”
  “至于命令嘛,哈哈,1号跟7号亲一个!”说完炎烬迅速地翻开底牌,不是7号,他挑起眉毛,不禁“诶”了一声。
  月光传说调侃道:“啧啧,能提出这样的命令,果然是基佬。”
  游影跟着附和:“哈哈,就是,不过话说都谁被点中了啊?”
  
  “是我。”
  众人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王陌突然站起,单手轻扶住额头,面前是已然翻开的黑桃A。
  “哈哈哈哈哈,炎烬你绝对是故意的吧!”
  “这才第一局你就点到队长,还玩这么大,厉害啊!”
  “小烬子你换一个吧,要不队长做不了下不来台!”
  王陌脸上写满了无奈,简直不想抬头看他们,尤其是那边一边大笑一边拍桌子的几个。
  唉,炎烬明明就是特意整蛊他。
  
  大家笑了一阵子,笑声渐渐地小了下来,终于有人疑惑地问道:“那么7号呢?”
  话音刚落,在一旁沉默着的死亡刀锋站了起来。
  他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绕着圆桌走过小半圈,一直走到了王陌的面前,把一张写有黑桃7的扑克牌放到了他的牌旁边。
  “卧槽,是刀哥……”月光传说惊讶地张着嘴。
  王陌也是不敢相信地抬头看着他,还有点不好意思,紧张得涨红了脸,他忍不住又确定了一遍,问道:“呃,刀锋?要不让炎烬换一个吧……”
  眼前的男人大约比他高出一个头,微微垂下眼睫凝视他,王陌只觉得男人的双手捧住自己头两侧,脸快速向自己贴近过来。他被动地连忙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就感觉到对方的嘴唇用力撞了上来,撞到的瞬间他还试图向后躲了一下,但是头被男人的大手牢牢固定住了,根本动弹不得,无处可逃。
  说实话男人的力道一点都不客气,王陌只觉得牙齿都快磕破嘴唇。
  但这之后,当柔软的唇瓣轻轻地贴在自己唇上时,他却有一种触电般心动的感觉。仅仅几秒钟,他的心跳快到几乎要跳出胸腔。
  这是他第一次接吻,之前别说是尝试和男人接吻了,他连初吻都还没送出去过。
  
  几秒钟过后,温热的触感逐渐远离,王陌也逐渐睁开眼睛,他还陷入在莫名的情愫中。然而看到对面依旧漠然的表情,他骤然清醒过来,忙用手臂擦了擦嘴唇。
  周围安静得出奇,月光传说还是那副合不上嘴的夸张模样。
  死亡刀锋盯着王陌窘迫的样子看了一会儿,嘴角似乎是在微微上扬,而后他又收敛了表情,用往常平淡的模样转过头看向众人。
  “不继续玩么?”
    
    
    
12.青涩徘徊的初吻
  
  死亡刀锋上前了几步,拉近了与王陌之间的距离,主动牵起对方因慌张而不知道放在哪里的双手。
  “可以吗?” 男人低下头,坚定而专注地看着青年。他的喉结上下滑动,嘴唇微张,此时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对王陌来说,都是难以抵抗的诱惑。
  王陌不知作何反应,只是抬着头怔怔看着男人的嘴唇朝自己贴近,先是在额头印下一吻,接着一点点向下移动,柔软的触感掠过眼睫、鼻尖、唇畔,最后印在嘴唇上轻轻地夺走了他的初吻。
  如同蜻蜓点水般。
    
  
    
13.犹如羽毛拂过般不经意的轻吻
  
  枪声响起的瞬间,死亡刀锋反应迅速,向前一纵身扑倒王陌,把青年压制在自己的身下。紧接着就是一轮扫射,反应不及的人们应声倒地。
  等到这轮疯狂的扫射停下,从正门传来了混乱的脚步声,杨天飞抬起头跟死亡刀锋对了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起身带着王陌借着周围的掩护从隐蔽的偏门离开。
  
  从房间逃出来后,他们去寻找离开这里的办法。一路上死亡刀锋低下身子注意着动静,一手紧紧握着王陌的手,一手探至背后抽取随身携带的武器。
  “待在我身边,我会保护你。”他头也不回地说道。
  王陌在男人身后一言不发,强作着镇静。他相信面前这个人说的所有话,他们一定能成功地离开这里。
  
  前方似乎又有情况,死亡刀锋停下脚步,转身抱住王陌和他一起躲到旁边的空隙。
  那地方极为狭窄,王陌只觉得自己被男人抱起,脚都是踮起来的,大半的重量都压在男人身上。他抬头想跟男人示意,却没想到自己的嘴轻轻碰到了男人紧抿的嘴唇。
  一瞬间王陌睁大了双眼,随即迅速低下头将表情藏在男人的颈侧,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脸红了起来,只觉胸腔里的心不住狂跳,那样剧烈的心跳声,听得王陌都觉得自己的心脏要从体内跳出来了。
  过了一会儿,他再次缓缓地抬头去观察死亡刀锋的表情,却发现对方似乎没什么反应,只顾侧头贴紧墙壁,仔细接收外面的声音,好像并没有发觉刚才意外的轻微碰触。
  王陌见状稍有些放松,忍不住长出一口气,不过心跳还是没有平复下来,只是紧紧靠着男人不敢贸然张口。
  
  死亡刀锋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然后拍了拍王陌。
  “走。”男人小声说。
  王陌只能把那些复杂的情感揣起来,跟在男人的身后,复又向前跑去。
  
    
    
17.不确定试探性的吻
  
  夜航结束已近两点,王陌回到二人同住的寝室,看着床上侧躺着熟睡的死亡刀锋,和厨房里提前为他备好的夜宵,暗暗沉思。
  从十月份漂洋过海来到国外的航校学习驾驶飞机,到现在考过私照已有好些日子。
  初到时被分配和这个陌生的同学在一起,王陌还有些不适应对方的沉默寡言。在这段时间里面,上课上机、采买做饭,聊天说笑,甚至是洗完澡正穿衣服突然误被王陌闯进浴室,死亡刀锋脸上的表情都没太大变化,让青年几乎怀疑他面部肌肉瘫痪。
  虽然没什么不好,但是待久了总有种异样的感觉。于是,一到没有飞行任务的休息时间,王陌就常常离开寝室,带上书去找炎烬和月光传说他们。
  
  炎烬是王陌的同班同学,月光传说则是来航校之后认识的,他与王陌的相识还有些奇葩。
  那天是个年轻的女教员带飞,起飞后让月光传说接管飞机。教员吩咐时,一低头恰好看到月光传说的裤链开了,就顺口提醒了一句。没成想月光传说这厮高度紧张,只听见“Pull up”这个词,立即拉杆差点没让飞机进入失速螺旋。
  王陌和炎烬两人全程在后面压座,一路上听着教员气愤地成串蹦英文脏话,都捂嘴笑得不能自已。后来是王陌隐约听到停飞的字眼,出言替月光传说解释,才免得对方卷铺盖走人。
  下机后,月光传说说要封两人的口,请他们吃了一顿大餐,彼此这才开始熟络起来。
  
  月光传说以前是认识王陌的室友的,当谈到这件事时,他听到死亡刀锋的名字眼睛都直了,一个劲地跟青年说他在校期间有多么厉害。
  在月光传说天花乱坠的口中,王陌似乎一个与自己眼中不尽相同的死亡刀锋,也正是从此以后,他在不知不觉中对自己的室友上了心。
  王陌开始主动找死亡刀锋说话,尽管对方除了学飞上的事都一概回复简短;王陌出门采买前会问死亡刀锋是否愿意同行,尽管对方大多数时候都摇摇头不多理睬。
  甚至在饭桌上,王陌也会主动挑起话题——他对死亡刀锋这个人实在是太感兴趣了。
  每当这时候,死亡刀锋都会专心吃饭,偶尔回应个几声,最后把碗一撂让王陌去收拾。
  或许是作为交换,王陌来到航校后,只有最开始几天是自己做饭,接下来的日子里都是由死亡刀锋一手承包的,与此同时,收拾的事情就全交给了王陌。
  
  王陌稍微热了下死亡刀锋为他准备的夜宵,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吃着,填饱自己饥肠辘辘的胃。他已经饿了有段时间,光是从开始胃疼到现在饿过劲完全不觉痛,也过了一个多小时了。
  平时学习任务一样还好些,进入夜航后因为分配的时段不同,别的同学都是回宿舍后再各自做自己份的饭,只有王陌是一回来就能看到死亡刀锋为他单独做好的夜宵,这让他经常有种在家的错觉。
  
  等吃完饭把碗筷放进水池里,他就着厨房里的水简单地漱了个口,而后赶紧回到卧室,脱下制服换上单薄的睡衣,嗖地一下钻进了被窝。
  回来这么折腾一阵子,估计现在都两点半了,明天一早还有课要上,为了赶大巴还需要更早些起床,必须尽快睡,打起精神准备好第二天的课程。
  王陌闭着眼想着,身上却冻得不住地发抖。
  在这里,三四月份的夜晚还很凉,寒意密密麻麻地直往人骨头缝里钻,薄薄的一层被子根本无法阻挡寒冷的入侵,教人冻得睡不着。
  他从被窝里探出一只手在床头柜上摸索,直到摸着空调遥控器,借着夜视辨出开关按钮的位置,按了下去。
  没有反应。
  王陌皱眉又按了几下,果然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空调坏了,我昨晚已经报修过,明天上午会来人处理。”
  死亡刀锋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引得王陌心中一惊,他不是早就睡着了吗?随即脱口而出地问道:“呃,你什么时候醒的?”
  “……”
  对方没吭声,王陌便问出自己的猜想:“是我声音太大吵到你?”
  “……”
  对方还是没吭声,王陌一想时间也晚了,少啰嗦早点睡觉吧,遂小声开口:“算了,早点睡,明天一早还——阿嚏——”
  王陌话还没说完,被寒意激得鼻子一痒,重重地打了个喷嚏,还没缓过劲就又接连打了五六个喷嚏,好不容易才停下,连忙从床上坐起来摸过纸擦拭。
  “感冒了?”死亡刀锋的声音又突然响起。
  “没,晚上有点冷,冻的。”想到自己又把室友吵醒了,王陌的脸上挂着些难堪。
  “你过来睡吧。”
  “什么?”王陌怀疑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过来睡,暖和。”对方也又说了一遍。
  若不是夜晚只能看得清形状,看不出颜色,死亡刀锋一定能发现王陌的脸颊与他通红的鼻尖是同种颜色。
  “啊,不用了,我自己忍忍就行——啊、啊啾——”说着王陌没忍住,又打了个喷嚏,诚实地出卖了自己。
  “你这样打喷嚏打个不停,我也不能睡。”死亡刀锋的话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王陌这下彻底没话了。
  
  宿舍里的床都是Twin Size,就是普通的单人床,容下两个人显得有点挤,不过王陌和死亡刀锋挤在同一个被窝里,身上叠着两层被子,身体的某些部位偶尔不小心碰到,竟倒也真的暖和了许多。
  王陌也不再打喷嚏了,之前褪下去的困意又飘飘忽忽地被热意蒸了上来,他阖上双眼,放松了身体,呼吸逐渐趋于平缓。
  就在这时,他感觉死亡刀锋转过身面对着自己,僵持着这样的姿势沉默了有段时间后,低声问道:“你睡着了吗?”
  睡着了。
  王陌的意识迷迷糊糊地回答道,尽管实际上他并没有开口,过度的疲倦让他全身的肌肉都放松了下来,包括他的嘴。他的确是想出声回答对方的问题的,可他实在是太困了,困到根本说不出话来。
  然后,他感觉到嘴唇上多了份柔软温热的触感。
  
  
  
27.突如其来的亲吻
  
  “飞羽所有人,下线!”
  他说着化成一道虚影,闪现了出去。
  众人一个接一个离开,我也就近找到旅店,退出了游戏。
  
  出来时,我掀开舱盖,正看到王陌在原地踱步,兴奋而焦灼,这是他刚才在游戏里没表现出来的模样。
  我从游戏舱出来穿衣服,他听到声响回头看我,眼睛仿佛一瞬间亮了,又迅速暗淡下去,脸上的表情稍微收敛。
  “辛苦了,刀锋。”他走近,抬起手似乎是想拍我的肩膀,不过还没挨上就移了下去,只是碰了碰手臂,“今天晚上还要出门,早点休息吧。”
  说完他不自然地挠了挠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没说话,转身走出了房间。
  我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却又因某些缘由,不能主动开口去问他,只能看着他离开视线。
  
  那天在卡兰多传说里,飞羽彻底歼灭了逐日者联盟一派,当晚破晓晨曦就找到地方办了场庆功宴,而王陌少见地喝到酩酊大醉。
  下车后,我一路背着他回到暂住地,他全程都没说过一句话,闭着眼,呼吸平稳得好像是睡着了。
  直到我把他放到床上,俯身给他盖被的时候,他似乎醒了,半睁着眼,用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眼神直直盯着我,看得我又生出了之前的猜想。
  那种几乎不可能发生的猜想。
  他伸手攥住我的手腕,我没有再动。
  王陌长得还算白,喝过酒后脸颊很容易就浮起红晕,让人一眼看出他的醉态。这挺难得的,毕竟平时他都不是能一眼被看穿的人。
  他可能也在打量我,我突然想到。
  
  就在这时,我看到他眯起眼,大概是笑了。
  紧接着我感觉自己的手腕被握紧,王陌借着手上的力气,一下子抬起上半身,脑袋猛地凑过来亲了我一口。
  或许是他没对准,只碰到我的嘴角,而且碰上后很快就又分开,不过这也足够让我惊讶的了。
  他从未在我面前表现过这样做的意图。
  “你……没能保护我……”王陌缓缓闭上眼,躺了回去。
  他吐字含糊,声音也极弱,我却仍然听清了,同时条理也跟着明晰起来。
  我曾在破碎的镜像记忆里,看到过两次王陌的死亡,一次被激光束贯穿心脏,一次则是大范围爆炸。当初我以为那是道具出现了问题,正常人怎么会有自己死时的记忆,而如今我开始相信那些猜想是真的。
  他也许真的死后重生过,不止一次。
  其实,我也在王陌的记忆里见过自己。他的记忆里,出现过许多次我的身影,以前的我不知道原因。
  现在知道了。

    1#
    易苏杭 更新于:2017-05-14 14:16:22 此章有肉
    易苏杭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2#
    .⁄(⁄ ⁄•⁄ω⁄•⁄ ⁄)⁄. 回复于:2017-05-18 00:17:02
    .⁄(⁄ ⁄•⁄ω⁄•⁄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刀陌好好好^q^王陌大大超美味哎嘿嘿
  • 3#
    易苏杭 更新于:2017-08-12 21:30:01
    易苏杭
  • (三)
      
    片段主题
        
    2.亲吻对方睫毛上未落的泪珠
    7.唇舌交缠的热吻
    21.无法触及(对方)的亲吻
    22.虔诚的信徒之吻
    30.深海接吻(渡气意味)
        
    2.亲吻对方睫毛上未落的泪珠
      
      一幕幕景象像是走马灯在王陌眼前闪现,那些恶毒而冷漠的人们,恐怖而狰狞的脸庞,不可胜数的咒骂、毒打、虐待和惩罚,它们全部都充斥着愤怒、憎恨与疯狂。
      周身的世界不断扭曲,令人心悸的画面飞速旋转,缠绕着王陌引领他进入新的场景。
      
      这是一个黑暗的房间。
      夜晚,窗外是皎洁的月亮,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倾泻了一地,本该说偌大的房间内有些光亮,然而王陌已被内心的黑暗所淹没吞噬。
      禁闭的房门外,是一阵阵喧闹的声音。尖叫、怒吼、哀鸣不绝于耳,甚至似乎还有人想要闯进来,一刻不停地在砸这扇门,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与那把摇摇欲坠的门锁。
      咚、咚……
      来者力道之凶猛,几欲把这道横亘在生与死之间的隔断砸至粉碎。
      王陌代入的角色闻声不断战栗,用力把自己蜷缩起来藏在被子里,男孩瘦弱的身体和大床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对比。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未知的等待是煎熬与折磨。这样的痛苦一直持续到门外声音逐渐变小,最终化为死寂。
      结束了,他想。
      紧随着一番天旋地转,周遭的场景如同残破剥落的墙壁,化作碎片飞旋着向远处散尽,没入无边的黑暗。视野逐渐昏暗合拢,男孩闭上了眼睛。
      王陌手中的镜像记忆轰然破碎。
        
      眼前所有的事物被抽吸而去,王陌的意识从记忆回到了游戏,他睁开双眼怔怔地站在原地,而记忆的主人就在他身旁。
      “你都看到了什么?”死亡刀锋沉声问。
      王陌露出少有的迷茫表情,睁大眼睛看向死亡刀锋,莹蓝的瞳仁失神发散,嘴唇嗫嚅说不出一句话,半晌,他才恢复过来回答道。
      “你的过去。”王陌开口时发觉自己声音有些哽咽。
      死亡刀锋沉默了,他注意到王陌的眼眶中隐约可见泪水在打转。
      那不是感情脆弱的表现,而是在一时之间无法承受,死亡刀锋过去二十多年难以磨灭的记忆。巨大的悲伤有如翻滚涌动的潮水,猛然袭上王陌的心头,眼泪就那样毫无防备地滚落下来。
      “我无法想象,你是怎样承受的……”话还未说完,王陌被身前的男人紧紧拥抱住,坚实的臂膀支撑着脱力的身体,仿佛能够包容住他的全部。
      “别难过。”死亡刀锋把脑袋埋在王陌的颈间,停顿了十几秒后说道,“都过去了。”
      他当然知道,过去的事情从来都不会真正过去,那样的过往与使命紧追不舍地驱赶着他的脚步,不给予丝毫逃避的间隙,而唯有被它始终不断地鞭策驱使,才拥有继续前行在霜刃上的力量。
      死亡刀锋抬起头,用手摆正王陌的脸,青年依旧蹙着眉,定睛用那对深蓝色的眼眸直直看向他,眼眶湿润而泛红,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水。
      然后他轻吻上对方微颤的眼睫。
      
      
      
    7.唇舌交缠的热吻
        
      青年本来被困意卷席得不住点头,很快就要支撑不住睡过去,突然他听到有声响,便猛然惊醒。一抬头,不远处死亡刀锋正坐起身来,忍不住开始咳嗽。
      “怎么了?”王陌单手撑地站了起来,也没去管斗篷上还沾着灰,径直走到死亡刀锋的面前俯身去看他。
      男人皱着眉,脸色很是不好,半天不肯说句话。
      王陌想了想,伸手一个魔法伎俩帮男人清理了口腔残留的兽血,对方的表情立马缓和了许多。
      “谢谢。”死亡刀锋客气地说道。他似乎犹豫着什么,在地上又坐了一会儿,随后捡起身旁的影之哀伤站起身。
      王陌也是跟着直起身,看到男人一副想要离开的样子,语气平静地问道:“你又要走吗?”
      死亡刀锋只是低着头看他,没有说话。
      王陌很清楚,对方离开的举动不是抛下他。随着诅咒的症状愈发明显,谁都不知道今天过去后会发生什么,是诅咒消失,或生命终结,这一切并无定数。
      他不了解什么诅咒,他只是过于了解面前的这个男人。
      自打认识起,死亡刀锋就常是态度冷淡,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实际上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他为了飞羽,为了王陌,一直默默付出了许多。每当遇到了状况,男人都习惯独自承受,也不愿给身边的人带来麻烦。
      想到这里,王陌不禁心中一股无名火升起,他双手抱住对方的脑袋,狠狠地冲着紧抿的薄唇亲了上去。
      这个世界可以是假的,他面前的男人也可以是假的,但是他看到对方昏倒在地的一瞬间骤然慌乱起来的心是真的。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归现实,可他永远都不能忍受死亡刀锋在自己面前遇险,甚至消失。
      即使发生了意外,王陌也希望自己能站在男人身边,与他一起共同面对。
        
      面对王陌突如其来的亲吻,死亡刀锋先是一怔,随即大手钳制住青年的脸颊拉离自己。
      “我不想伤害你。”死亡刀锋紧皱着眉头。
      “我知道,”王陌了然道,他尽可能露出能使对方安心的微笑, “可我也知道你能控制住不伤害到我。”
      一直以来他都对死亡刀锋的控制力很有信心,无论是现实的他,还是面前的他。
      “不,这不一样。”男人却摇了摇头,向后退了几步后,很快又上前说道,“我已经控制不住了。”
      王陌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死亡刀锋的脸就已经贴近过来,迫使他反射性地闭上双眼。
      男人的唇舌以不容抗拒的态度欺上,舌头挤开唇瓣挑起门齿,钻进王陌的口腔里肆意搅动。环抱住他的双手大力抚摸过他的后背,其中一只手上移按住王陌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另外一只手则用力揽住他的腰将他完全贴紧自己,力道大得几乎要把青年揉进身体里。
      激烈的亲吻之中,王陌逐渐放松并尝试着去回应,舌头缠绕上他的不停打转,或是吸啜男人柔软的下唇,用牙齿轻咬以泄恨。
      当死亡刀锋的舌头从王陌的口中退出,想暂时结束这一吻时,王陌看到男人被口水涂得晶亮吻到充血的唇瓣,仿佛受到蛊惑般,喘了几口气复又亲上去,主动把舌头探进对方的口腔,任他噬咬般舔吻,用嘴唇包裹住吮吸。
      与此相对的,男人手上的动作变得稍微温柔了一些,右手一遍又一遍地抚弄青年后脑的头发,左手握着对方的腰肢重重揉捏了几下后,探至身前从腰腹游移到胸膛。
      两个人就这样保持着唇舌交缠,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肯分开。
      “你可以随时推开我。”死亡刀锋闭眼抵着王陌的额头,等稍微冷静下来才睁开眼,克制着欲望对他说道。
      王陌喘着气,用手背擦过嘴唇,嘴角噙着一抹计划得逞的笑意,回道:“好。”
        
        
        
    21.无法触及(对方)的亲吻
        
      男人侧颜相当立体,眼窝深邃鼻梁挺直,如同出自名家手笔的古典油画,幽蓝瞳色似乎以由青金石制取的颜料绘就。
      王陌无意中凑近,试图给是否连脸上细微的毛孔也清晰可辨得出结论。
      可许是适才喝多了酒,眼前出现模糊重影,看得并不分明,他便探出手触碰男人脸颊。指尖毫无阻碍地穿透那层虚幻的皮肤,如穿透空气,又向后缩回一点,直到完全退了出来。
      他没忘。
      男人不过是飘荡的鬼魂,如果不是自己当初搞砸药水,他不会碰巧拥有看到鬼魂的能力,不会与来历不明的鬼魂结伴同行,不会在游历大半个卡兰多大陆后重归起点,与鬼魂共居檐下朝夕相处。
      他驯化了他。
      “你知道,我并不存在实体……”
      男人双唇微妙张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他无奈转过头,却恰巧迎上青年凑过来的脸。
      唐突举止的背后是来不及顾虑后果的一时冲动,因酒醉陡然升起的胆量不足以提供王陌睁眼看对方表情的勇气,于是他阖紧双眼颤着睫羽,唇贴唇印下亲吻。
      然而他碰到的也只有空气罢了。
        
        
        
    22.虔诚的信徒之吻
        
      他穿上拖鞋,打算去浴室冲个凉。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身后伸出拽住他的衣摆,死亡刀锋有些诧异地回过头,只见王陌正直直地盯着他,不知是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男人想,他大概是误以为自己还要再离开,所以才硬抓住衣角不肯放手。
      “我不走,只去洗个澡。”死亡刀锋哑着嗓子解释道,他下意识地闪躲着对方的视线,不自然地把头扭回来,以便遮掩自己脸上的表情,“放心,在你感冒好之前,我哪儿都不会去。”
      他把手按在青年的手上,然而对方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架势。
      死亡刀锋再次不解地看向床上的王陌,对方略微急促地喘着气,胸口随着沉重的呼吸大幅起伏,不知是高热的缘故还是太过于激动,自脸颊至胸前潮红了一大片,却缄口不语,只是幽幽地盯着男人看,被注视的人皱起了眉头,显然对这视线极不适应。
      “你想要我留下继续侵犯你吗?”
      死亡刀锋垂下眼目光黯淡,试探着说出心中的猜想,话说出口又觉得太过贸然,仿佛在不合适的场合讲了个乏味无趣的笑话。他一点都不想再看见王陌哭泣的样子了,每当他想要对王陌做出那种事,眼前都会浮现出雨夜里那张布满了雨水与泪水的脸庞。
      然而正要改口道歉时,一抬头,男人竟隐约发现王陌的表情有所松动,目光躲闪,湿热的潮红也已攀上耳根。他心头一颤,缓缓握紧了抓住自己衣角不放的那只手,滚烫的温度将他从掌心接触的位置开始一点点融化。
      死亡刀锋走近了几步,低下来蹲在与王陌视线齐平的位置,先是用复杂的眼神盯着王陌看了好一会儿,而后在对方面前缓慢闭上眼,就像个虔诚的信徒一般,朝着两人交握的双手印下一吻,并用更加沙哑的嗓音低声道:“……我可能会伤害你。”
      听到这番话,王陌似是犹豫了一下,他怔怔地看着面前这个不敢抬头露出真实的表情,把所有想法都掩藏在自己心里,几乎从未在别人面前卸下心防的男人,久久没有动作。
      然后他像是突然想通了一切,反过来握住死亡刀锋的手掌,十指交错,把男人的手拉到自己面前,用同样的方式吻了下去。
        
        
        
    30.深海接吻(渡气意味)
        
      那晚,王陌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沉溺于深海,某个萦绕不去的声音蛊惑着,让他主动卸掉了全身的力气,四肢舒张,在海水中漂浮着缓慢下沉。
      意识消散之际,腿间多了份冰凉湿滑的触感,一条硕大有力的鱼尾缠绕上他的双腿,如同蟒蛇捕捉猎物般牢牢锁住。紧接着,他感到一阵令人忍不住跪地臣服的压迫感猛然袭来。
      青年神色迷蒙地睁开眼,男人的俊脸近在咫尺,仿佛伸手就可以触碰到。
      他也确实伸了手。
      男人漆黑的湿发在水中飘散,额发软软地浮着,用手撩开可从遮蔽的阴影之中看到幽深的眼眸,正瞬也不瞬地直视望穿他的灵魂。
      《荷马史诗》中记载,海妖通常是人首鱼身的怪物,他们游荡在礁石和孤岛之间,用绝妙的歌喉诱惑过往的航海者,将他们引向自己居住的海岛,船触礁沉没,以致海岛的周围垒起森森白骨。
      海妖用歌声引诱人类,而男人仅仅用眼神就能让他上钩了。
      王陌默默地吻了上去,其状不可控,一如他醒后想着梦中的亲吻情难自禁地自渎,良久,才盯着掌心的黏腻怔怔出神。

  • 4#
    易苏杭 更新于:2017-08-12 21:31:53 此章有肉
    易苏杭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5#
    = = 回复于:2017-08-13 20:31:49
    = =
  • 棒棒哒!
  • 6#
    .⁄(⁄ ⁄•⁄ω⁄•⁄ ⁄)⁄. 回复于:2018-08-17 03:44:09
    .⁄(⁄ ⁄•⁄ω⁄•⁄ ⁄)⁄.
  • 每周都来看遍,刀陌大法好!_(:з」∠)_
  • 7#
    (,,Ծ▽Ծ,,) 回复于:2019-08-21 01:25:54
    (,,Ծ▽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