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无限恐怖】【零郑】使徒:吞噬之龙

老车
5 圈子: 无限恐怖 CP: 零郑 角色: 郑吒 零点 TAGS: 无限恐怖 西幻paro
作者
1个苇子 发表于:2018-05-17 20:29:01
1个苇子


*背景是"被隐匿的编年史:无尽轮回之使徒"
*前情是被激发而出来搞事情的红龙龙血,和占据躯体的龙类精魄。
*这不是零点第一次选择这么处理问题了
*并不会有后续的,放弃吧
——————————————————

。。他们踏上高塔狭小黑暗的旋转台阶不久后,走在前方的那一个倏然间停下了步子。他转过身来,微微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的同伴……一步之遥。

几秒钟。

佣兵感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困难地泵动,血液的流淌一瞬间迟滞了。……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像盛夏时节,暴雨来前的压抑空气,像自己的肺部正被金石束缚,需要努力挣扎咳喘才能顺畅地呼吸,阴影像切实存在的泥沼一般向他当头压下——

那个吻来的毫无预兆。

一瞬间。佣兵在巨大的惊愕之中沉默着按照本能动作了。他抓握住这具躯体的肩膀,转动手臂与自己的重心,将它猛然掼在法师塔旋转楼梯的冰冷石壁上,制住他的手腕与关节。肢体撞击石壁的闷响,什么东西吃痛的低低嘶嘶声。吻的温度仍旧在他的唇角边缘灼灼的烫着,不是错觉——即使透过皮甲,龙裔的体表仍旧呈现出滚烫的高热。热量自对方的周身散发出来,将那张遗族人的面孔笼罩在一种奇异的嫣红与可怕的吸引力之中。零点凝视着那双黑眼睛,发现有很深的暗红色自深处洇散开来,瞳孔拉长,延伸,在某个瞬间被挤压成了一条狭长的的缝隙。血或火的细微光辉在其上活灵活现地滚动着。……龙裔沙哑地嘶鸣,掠食类生物的眼神在那期间一闪而逝。它扭动着试图挣扎出遗族的钳制,又失败了——猎获物与猎手的古井无波眼眸对视片刻,那双爬行类的瞳孔恶毒地收缩起来——猛然探起头颅咬住了对手的唇瓣。

毒液注入。他们交换了一个就像撕咬的,鲜血淋漓的吻。

血液滴落在石质的冰冷地面上,发出奇异的蒸发响声,丝缕的热气在纠缠的两人之间腾起,在他们周身盘绕着,像雾气,又像细小的手指。龙血的气味弥漫开来——它浓重的仿佛有色,有实质,碾压着你的每寸皮肤。唇舌半强迫式地交缠着,互相磨蹭勾扯,锐利的齿尖和温暖的黏膜,水声与粘液弹动的啧声。被龙类精魄控制着的躯壳似乎忘却了它原本的目的,或者说,被更原始的欲望所驱动了——它磨蹭着猎手的躯体,几乎说是挤压地拥抱着他。疼痛令佣兵皱起眉头。龙裔随即结束了那个吻,又开始舔舐起对方的脖颈与喉结,在锁骨上磨牙,轻轻撕咬每寸冷而粗砺的皮肤——在它的后颈上,细小的鳞片张合着。龙血沸腾的气味弥漫开来。龙血嗅起来就像是燃烧的香料,或是锈蚀的钢铁。冰冷,粗糙中带着一种奇妙的,被压抑的,却又无时无刻都在勃发的,荒蛮的诱惑感。

佣兵吐出一口气。

他阖上眼睛,那张很少有什么表情的面孔上出现了一种挣扎似的苦恼神态。

——————————


第一根冰冷的手指探进了那个温暖的穴口。弓手的手指长而有力,骨节分明,粗砺的茧覆盖着关节,冷得像冰……层叠而温暖的黏膜与肠肉,粘液的咕叽声和甜美的滑腻感,第二根。龙裔撕咬着猎手的后颈,因快感与同时到来的疼痛战栗又嘶鸣着。弓手短而整齐的指甲,茧与骨节都磨蹭着它的体内——它战栗着努力收缩自己的内部,用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热情挽留它们。很好。第三根——它短暂地绷紧片刻,无声地呼叫,脖颈磨蹭着脖颈,有些硬的发根带来一种能被转化为快感的,湿漉漉的刺痒。——随后,在很短的时间内手指们都退出去了。佣兵甩了甩三根湿淋淋的手指,在石墙上随便一揩。失去了快感源头的龙裔不满地哑声鸣着,躯体火炭般滚烫,背脊隔着粗制滥造的亚麻衬衫与皮甲,在高塔冰冷粗糙的石面上蹭动着。好像能借此降点温一样。

佣兵闭了闭眼睛。

勃起的性器顶弄起了对方的臀缝,两方都湿润,滑腻而有点急迫。还带着粘液的手掌托住了对方的臀肉,在插入那个不断应激性张合的小口前,佣兵用另一只手将那张面孔转到了面前。

那双眼睛已经完全的变成了金色,如同湖泊,倒映黄金的闪光。黑色的菱形瞳孔收缩着,就像是湖中的漩涡。它旋转着收缩舒张,混杂在其中的是无法被满足的贪婪,残忍与恶意……但那原本应该是一双黑色的眼睛。

温暖的,黑眼睛。

佣兵完全闭上了眼睛,带一点疼痛感和愧意。他猛然向前顶动了一下,性器毫无阻碍地整根插入了对方的穴口。被温暖和湿润完全地包裹着,在充满贪婪与色情意味的嘶叫,和划痛背部的微弱疼痛中,他抽插起来。龙裔小幅度地扭动自己的腰身以配合那种快感,眯着眼,小小的,细碎的红色碎鳞自他的耳后延伸出来,在几乎将理智淹没的快感洪流中完全张开。它上下颠动着,断断续续与其是说呻吟不如说是在嘶叫,扭动着自己的躯体,在可怕的感官冲击中沉浮,用阴茎磨蹭着对方的皮甲与粗糙的衣物。对方无视了这个动作,保持着自己的节奏——直到在最终的几次快速抽送后,龙裔绷紧了脊背,用嘶哑的气声"喊叫"着射精时一块射了出来。

在射精后,龙裔就昏睡过去了。已经快要覆盖整个后颈的红色鳞片潮水一般褪去,消失或剥落,在空中破碎为灰烬。佣兵沉默着,用软布简单地做了清洁,将这具躯体小心地平放在地面上。他掀开自己同伴的眼帘,看到对方的眼睛已经又变回了黑色。空气中的血气与红龙的"场"都渐然的消弭了,将自己同伴的衣着尽量恢复回正常的佣兵抿了抿唇,将友人扛起,向塔顶自己的房间再度攀去。毒液在他的血管中与肺腑里燃烧着,钻咬着。冷汗打湿了弓手的发丝。模糊的影像在他的眼前来去闪现着。温暖的笑意,到挣扎,被汗水打湿了的面容,一个碰拳,对方微笑起来的面容……


他咬紧牙关,从始至终。没有放开过手。

    1#
    (,,Ծ▽Ծ,,) 回复于:2018-11-08 20:37:14
    (,,Ծ▽Ծ,,)
  • 棒棒哒
  • 2#
    .⁄(⁄ ⁄•⁄ω⁄•⁄ ⁄)⁄. 回复于:2018-11-10 15:23:18
    .⁄(⁄ ⁄•⁄ω⁄•⁄ ⁄)⁄.
  • 太厉害了,这文笔,还有这肉
  • 3#
    = = 回复于:2018-11-11 19:12:17
    = =
  • 是爱,又非是那般爱意的战友情
    是我一直很萌的零郑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