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士弓】机械恋人

天上掉下个——
0 圈子: Fate Zero/Stay Night CP: 士弓 角色: 卫宫士郎 Archer TAGS: 架空
作者
湖绿 发表于:2018-11-06 06:50:39
湖绿

楔子

空间跳跃失败。
机体扫描中……
机体受损87.23%。
警告!能源核心受损,建议立即联系维修中心进行维修。
警告!机体受损严重,即将关闭控制线程。
警告!能源储量低于5%,即将强制休眠。

眼中留下的最后的影像,是遍布着沉重的阴云的、黑色的天空,和在微弱的光芒之下,属于少年的琥珀色眼眸。

解析失败。
面部认证失败。
信息记录中……
信息记录完成。

啊啊、这就是“记忆”,是“思想”,是机器的那部分难以运算出的东西。

那颜色,可真像落日的余晖啊。
不甘地、剧烈地燃烧着,就像将要燃尽生命一般,跳动着此生最为热烈的色彩。

他闭上眼睛进入休眠。

*第一章

哎、这可麻烦了。
士郎发愁地盯着手下的这具躯体。

怎么看都是最新的型号的样子,他无论怎么摆弄,也只能把破损的电线之类的重新用绝缘胶带粘好,破损比较严重的地方只好先用旧型号的零件做替换——这样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灵活地活动了吧,真是让人头疼。不兼容的新旧型号零件之间,虽然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但是不管是材质还是制作过程,老旧型号的东西总是赶不上新的。

如果一直都是这样将就着使用,两边都会逐渐磨耗严重,很快就会报废的吧。

可是这个星球只是个大型回收场而已,目前恐怕没办法找到更合适的部件了,也只能暂时拜托这个家伙不要做剧烈运动了。

他收回为了解析构成而放在对方身上的手,把堆在一边的零零散散的工具收拾好,这才有时间去观察对方的样子。

说实话,刚看到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就算是在这颗星球上见惯了各种各样破损程度的改造人,但这样的还是第一次看到。

该说是只有头部还算完好呢、还是该夸奖对方还记得护住头部,肉体上的损伤并不严重呢,除了头部以外的地方都破破烂烂的,人的肢体以扭曲破碎的方式呈现时只能说是格外恐怖吧,断裂的金属骨架尖锐的部分戳破了仿生肌肉,腹部也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割开了巨大的裂口,里面跳动的心脏(机械泵)的搏动比正常要低上许多,碎开的地方涌出了仿生的血液——幸好不是红色的——看上去足够触目惊心了。

要不是他在惊吓中迅速先修复好泵上的伤口,这个家伙也许连遗言都没有就要死去了。

……说起来,机械化的程度这么高的人至少在这边从没见过,除了大脑外似乎都是机械体的样子。究竟是经历过什么啊,这家伙,总觉得微妙的不太舒服。

看着对方在休眠中皱紧的眉头,士郎也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算啦。总之命也保住了、接下来剩下的任务就只有等着这家伙醒过来了吧,这种高级型号会带着自己的维修工具也说不定,到时候再好好修理就是了。

稍微怀疑了一下自己的水平——毕竟这种设计闻所未闻,又没有图纸可供参考——士郎回过身,把工具箱放在一边,暂且打算去倒杯水喝。

几个小时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也真够累人的。

——武器出鞘的声音。

在能反应过来之前,冰冷的刀锋已经抵在了脖子上,威胁般地向下压着,只要他略微动弹,那无情的金属就会割破血肉,带走他的生命吧。

少年哎地又叹了口气。

尽管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就是莫名地觉得有些无力。

“……我说啊、辛苦这么久可不是为了让你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他就像没有感受到杀气一般,抬起手指了指一旁,“想要回自己的东西的话,当时我就只找到这个了。”

脖颈上的压力稍稍轻了些,不过很快又因为士郎不配合的抬手而向下压去。

“真是的……想走的话,我不会拦你哦?”士郎继续说道,“但是、也有必要让你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啊、请不要乱动,我还没有开始焊接,这样可能会——”

噗通。

比人类倒地的声音更沉重一些,哎、果然是机械特有的声音,不过已经极其接近人类的肉体了,该说不愧是最新型号吗。

士郎想着,眼疾手快地接住了被对方无力地松开而落下的短剑。

“……失控的。”补完了最后的半句话,他再一次叹出声,把危险品搁在桌上后蹲下来,目视着倒下的男人那双有如钢铁般的灰色眼眸,确定对方除了怒视自己外什么也做不了后,舒活了一下右手的机械臂,稳稳地把对方横抱起来,重新放回工作台上。

“总之,暂时请你好好休息吧。”

2


“嗯、这样就没问题了,后续还请多注意润滑和保养,关节的部位是很脆弱的。啊,是的,尤其是您这个型号的手臂,怎么说呢、应该是设计上有些缺陷的样子……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建议您换、诶?这样啊,好的,我以后会帮您留意的,有的话会第一时间告诉您。嗯,不客气,请走好。”

重复着和善的笑容和清爽的态度,士郎送走了今日的最后一位访客。

哎呀,还真是有点累人。

正常的营业时间结束了,把门上的牌子翻成停止营业的一面,一边用金属仿制的手指揉按着左肩的肌肉,他一边向厨房走去。

今天吃点什么呢……整个上午都在画工作台上躺着的那家伙的构造图,回过神的时候匆匆吃了个午饭就开始了下午的工作,直到天都黑了的现在,哎、根本没时间出去采购,实在对营养剂这种东西不抱好感,现在能选择的也只有昨天剩下来的青菜和火腿了。

啊,还有客人送的鸡蛋和面包,那么晚饭就简单地做三明治好了……说起来,那家伙不知道能不能进食,看起来完全机械化的身体应该只是是靠仿生血液的运转提供能量的样子。

嗯,那个液体的成分也得好好研究一下,万一这里做不出来可就糟糕了,毕竟是那样的伤口,失去的量还不少吧,要是因为这种规模的“失血”而停止运作,怎么想也太让人难过了。

心不在焉地吃完晚饭,收拾好后,他带上了趁手的工具走进了更里面的工作间,没有围帘的遮挡,里面有什么一目了然。
那家伙当然是在的,不但好端端地坐在那里,甚至还用审视的目光把他从头看到了脚,最后发出了一声大概是嘲笑的冷哼声。

……干嘛啊,对好歹算救命恩人的自己这个态度。

心情立刻变成了微妙的不爽,他放下工具包,等着对方开口。

“哼、只是个半吊子小鬼而已……”男人低沉又好听的声音吐露着让人暴躁的内容,“那种看不过去的水平也敢随便跑出来看诊吗?连执照都没有吧,这可是违法行为,一不小心就会倾家荡产哦?”

啊啊、果然,这家伙不开口也就罢了,一旦开口,就没什么好话,什么半吊子啊看不过去啊,再配上那轻蔑的神情,真是恨不得揍他一顿。

尽管都是事实,但是这颗星球上既没有能学习和考取执照的地方,也没有第二个能够看诊的人员——不是没有,而是不能有,想必这一点对方不知道吧。

理智上能理解对方的想法,毕竟无执照营业确实在其他星球是严重违法行为,也总是能使人联想到许多坏事,可是感性依然咽不下这口气。

下意识忽略了这家伙在自己宅中乱晃过了的行为,士郎深吸一口气,说道:“的确,我的技术还有很大的不足,在你眼中看来,也许还没有达到可以得到执照的水平。”

坐在工作台上的男人挑了下眉。

“但是,我绝不是为了一己私欲才做出这样的事情。”士郎毫不畏惧地盯住男人锐利如刀的眼眸,“这里是,绝不允许任何人得救的星球,是被整个星际所遗弃的地带,这里的人都是不再被需要的放逐者……”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

“或许这些话在你听来自大可笑,但在这里能帮助他们的人只有我,也只能是我。”





3


        本已准备好听到对方毫不留情的嘲笑的准备了,可是对面的男人像是陷入了思考一般脸上的表情空白了一瞬,接下来听到的是与做好的心理建设完全相悖的内容。


……“别开玩笑了,那种幼稚的理想怎么可能会实现,你还是小学生吗”、本来以为会是这种程度的嘲讽的。


可是,那男人却说道——


“……以你这种水平、就妄想着拯救所有人吗?”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男人闭上了一只眼睛,用轻飘飘的口吻说着,“你这种不成熟‘人偶师’,对稍微高端一点的机械不是就已经束手无策了吗?哼……连近在眼前的机器都没能修好的小鬼,就大放厥词说什么拯救所有人……”


真是让人发笑啊。


他最后补充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男人的语气很复杂。是该说毫不留情地贬低着他的能力的同时又指出他的不足呢、还是该说在无情中还夹杂着一点连自己也没能发觉的期待——为什么偏偏对这件事不加以单纯的嘲讽?嗯、要是这样问出来的话,向来很准的直感提醒着他搞不好会死。


什么啊,这家伙。


“啊啊。我知道了。”抱起了胳膊,士郎皱着眉看着满脸不屑的男人,“总之,先治好你就对了吧?唔、说起来,上午你没能醒过来……可以给我吗?你的设计图……或者告诉我血液成分什么的?如果在这边配置困难的话也只能找些下位的替代品了吧……”


“……听不懂人话吗?是不是脑子也一并坏掉了?你这小鬼,用来思考的部位是被汽油灌满了吗?果然、对你这种零件上了润滑油后都会艰涩作响的淘汰品,是不能抱有什么期待的——”


无视了对方辛辣的讽刺——不如说都听进去反而会气到吵起架来——士郎凑近了,将右边的机械手搭在对方的肩上。


“你也没有设计图的话,就让我来‘解析’你——可能会有些不舒服,请忍耐一下。”


“什、唔……!”


不过是楞神的功夫


透过皮肤,像是过电一般,仿佛被微弱的电流入侵到体内,金属的骨架和血管像上好的导体一一被那酥麻的感觉覆盖,从被触碰的地方开始逐渐向内部入侵,本就抬不起来的胳膊开始有了酥软的错觉。不止是手臂,那酥麻感慢慢地浸透肩部的骨骼,向着既坚硬又脆弱的仿生内脏侵袭而去,温柔地、坚定地逐个抚摸着,随后钻入血管和神经中,将他的内里全部透彻地扫描了个遍。


连最隐秘的部件也毫无保留地呈现给眼前的这个少年。


“哈啊、停…停下……”


发声器也被扫过,发出比往常更加喑哑的声音,听上去简直不像是他的嗓音;舌根也泛着痒,这种许久不曾出现的陌生感觉让他恨不得用臼齿用力地咬住它。


可是他哪里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机体在粗糙的扫描中因超出承受上限而颤抖着,唯一独属于自己的脑部却因为与快感太过相似的扫描而陷入了一片混乱。


如果大脑也是机械就好了。


如果大脑不是属于自己的、就不会理解这是怎样的快慰,就不会发出这种丢人的声音。


……这小鬼,还是宰了吧。


当士郎拿开手时,仅仅保留着半分清明的内心运算出了这个最佳结果。


好像,有点糟糕。


明明和平常的解析检测没什么不同,至今为止所有被解析的人也都不曾展现出过什么异常——现在想来,也许是救治过的人们身上的零件太过老旧了,又只是身体部分手脚,传感器并没有那么灵敏,所以才没有让他们感觉到什么吧。


但是……啊啊。太糟糕了。


已经猜想到了。


像是微弱电流通过全身般的感觉,对于一个知觉灵敏的、高度机械化的改造人来说,确实、可能、大概,是很像……说是折磨也好,是抚慰也好,总之对初见的陌生人来说不是什么合适的行为吧。


怪不得会发出那种……让人……的声音。


解析对方的时候太过专心并没有听到,等放下手来时正好听到最后那声不知是处于舒服的尾韵还是松了口气的喘息,单纯的气音中意外夹杂着男人低沉又沙哑的呻吟,轻飘飘的尾音是从未听到过的、如同最为细软的绒毛一样撩得人心里痒痒的声音。


脸上的热度持续升高。


只是,检查而已——为什么听到男人的声音会变成这样……自己果然变得奇怪了。


要解释一下吗…


“……喂,小鬼。”


……响起来了,来自地狱的嗓音。


男人平复着呼吸,咬牙切齿地从口中挤出这句话。


“你果然,还是去死吧。”



    1#
    (  ͡°  ͜ʖ  ͡°) 回复于:2018-11-07 13:19:06
    (  ͡°  ͜ʖ  ͡°)
  • 不愧是阿茶 就算是机械状态也能这么傲(mei)娇(wei)